首頁 > 研究報告 > 正文

缺少專門的老年旅行團、少有隨團醫生 老年旅游產品問題重重

2018-10-11 14:37:54 中國消費者報 孟剛

目前,老年人自費出游對團費價格極為敏感,對出游品質卻不太在意。

自1989年重陽節被定為中國“老人節”以來,尊老、敬老、愛老、助老的社會風氣蔚然成風。

\

隨著我國老齡社會的到來,“銀發旅游”市場商機巨大。然而,如此巨大、亟待挖掘的“銀發旅游”市場大“礦”,現實中卻還有著各種缺陷和不足。

強制購物加收團費較普遍

近年來,各地針對老年人出游的投訴不斷增多,各種招數層出不窮。最典型的套路就是以低價游、免費游為誘餌,利用一些老年人貪便宜的心理布設消費陷阱。

近日,北京一位年過六旬的閆女士興致勃勃地與好友跟團去泰國旅行,回來后卻有些失落,感覺上了當。原來,出發前旅行社聲稱團費只要1000元且無強制消費,到達目的地后,卻發現大部分時間都被安排在購物店內購物,真正游覽景點的時間并不多。而且,同行的游客多為中老年人,很多人經受不住購物店內導購“講座式”營銷的勸誘,以及顧忌隨車導游的“變臉式”態度,購買了不少保健品和土特產。回家一算賬,一趟下來花了近1萬元,老人不免有些懊惱。此外,不少老人在參團時還被要求加收費用。

本報記者梳理近幾年原國家旅游局發布的《全國旅游投訴情況通報》發現,每年老年游客投訴的案例很多,其中投訴熱點集中在旅行社針對老年游客加收團費、在國內景區不能完全享受優惠門票等問題。記者還調查采訪了不少旅行社,發現對老年人加收團費的現象并不鮮見。

例如某旅行社報價為1.38萬元的澳大利亞、新西蘭11日品質游,就在備注中注明“附加費用”,要求60歲以上老人每人加收3000元,原本1.38萬元的團費直接“變身”為1.68萬元。此外,一些旅行社還以年齡和健康狀況為由拒絕接收老年人報名參團。

老年團多名不副實

家住山東泰安市的孟慶波,近日遍訪市內的旅行社,竟沒有找到一個適合老年人的旅行團,旅行社給出的理由看似五花八門,歸根結底就是一條——“太麻煩,負不起這責任”。

▲在北京大柵欄旅游的老人們 郝軍/攝▲

據了解,目前上規模開展涉老旅行社或有涉老部門的旅行社并不多,除了康輝、北青旅、樂佳樂、捷泰旅行社等有經營老年旅游的業務外。還有諸如銀發、老廟等專門經營老年旅游的旅行社,但這些旅行社提供的服務在巨大的市場面前無異于杯水車薪。

記者發現,一些旅行社組建的老年旅游團有些變味,老人在團隊中的比例正逐漸下降。北京的李大媽經常參加老年旅游團,她也遭遇過多次老年旅游團里中青年人多的情況。她告訴記者,老年旅游團里老人少,所謂的老人團的快樂能有多少?由于年齡的差異,生活閱歷不同,在旅游中,老年人與中青年人游覽欣賞的對象也必然會有不同之處。于是在這個地方老年人停留久一些,在另一處中青年人又看得仔細一點,這樣你等我,我等你,一會兒我埋怨你,一會兒你抱怨我,一個團隊行動很難基本一致,氣氛也難以和諧。這樣的旅游心情會好嗎?

記者采訪發現,大部分旅行社不愿意接老年團。“我們從未做過老人旅游專線,老年團的成本比較高,出行麻煩。”北京某旅行社的導游張小姐這樣說道。在問起有沒有專門的老年旅游團時,北京另一家旅行社的工作人員直接告訴記者:“抱歉,沒有,只能推薦比較適合老年人的團。”記者在咨詢了多家旅行社后發現,專門的老年旅行團幾乎鮮有,如果要給老年人報名,旅行社會推薦一些相對比較舒緩的海島游產品。

跟團健康安全堪憂

除了不少老年旅游團名不副實外,記者調查發現,一些老年旅游團里隱憂重重。

由于老年旅游團里接待的是高齡特殊群體,而旅游行程中難免會遇到各種問題,因此健康保障便成為老年旅游團的頭號問題。北青旅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老年旅游團中,特別是百人以上的大團,經常會有老年游客突然身體不適,中途就要到醫院就診的情況,甚至會發生突然死亡。“這都對旅行社的‘陪護’能力提出要求,因此,配備專業隨團醫生是對旅行社組老年團最基本的要求。”

但記者調查發現,不少旅行社推出的老年旅游團根本沒有配備隨團醫生和全程陪護,或者有的僅僅配備了全程配護但沒有隨團醫生。如在某旅行社官網上記者看到,該旅行社近日推出的“夕陽紅桂林陽朔南寧長壽巴馬北海銀灘雙臥11日游”線路細則里寫明配備了全程陪護,但沒有寫明配備醫生,記者致電詢問時,工作人員表示陪護受過急救訓練,可以充當隨團醫生。

北京工商大學旅游與營銷系副教授張運來告訴記者,做老年旅游成本很高,時間周期長,飲食和住宿要求高,還要付高額的旅游保險。而老年人通常都很節儉,旅行社要考慮報價必然壓縮成本。所以,隨團醫生只在少量的旅行團中出現。更多的只能依靠領隊來照顧老年人的健康和安全。

“銀發游”呼喚產品創新

與不斷出現問題相對的則是“老年游、銀發游”概念的火爆。據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日前發布的《老齡藍皮書:中國城鄉老年人生活狀況調查報告(2018)》,有22.2%的受訪老人表示未來一年中可能或肯定出外旅游。若以年齡分段統計,低齡老年人是旅游的主體,占68%,其次是70歲至79歲年齡段的老年人,占26%。

據記者了解,為保障老年人出游,相關部門亦在針對老年人特點,制訂相關管理規則。如《旅行社老年旅游服務規范》(以下簡稱《規范》)自2016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規范》對老年旅游行程、景點選擇均有所涉及,如老年旅游“應選擇符合老年旅游者身體條件、適宜老年旅游者的旅游景點和游覽、娛樂等活動,不應安排高風險或高強度的旅游項目”。

北京市旅游發展委員會發布了《老年旅游接待基地服務規范》,規定接待老年人旅游的“老年客房所在樓層走廊設有無障礙扶手”“餐廳符合GB16153的要求,配有老年游客就餐專用椅或配備可調節的餐桌椅等”。雖然《規范》實施已有2年有余,但由于并非強制標準,加上成本提升的預期,目前不少企業認為其執行起來操作性并不強。

記者近日以幫父母咨詢老年游為由,詢問有關企業客服工作人員發現,一些企業工作人員并不清楚《規范》的內容。一些游客也表示:“你問旅行社客服的話,他們都說適合老年人,是不是符合標準并不是他們考慮的內容,只能自己上點兒心。”可見標準雖有,如何貫徹卻是另一個問題。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名譽主任張廣瑞認為:《規范》為旅行社乃至整個旅游服務業樹立新的標桿,做出良好的示范,應將《規范》落到實處,彌補旅游供給中的缺陷和不足是當務之急。為此,政府不僅要督促、檢查相關企業真正踐行這個《規范》,還應當適時推出有實效、有力度和有溫度的措施,激勵和獎勵最先達到這一服務水平的企業,從而使《規范》落到實處。

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還表示,老年人自費出游對團費價格極為敏感,對出游品質卻不太在意,因此,社會對老年旅游觀念的轉變和老年旅游商業模式的創新是當務之急。要“摸準老年人的脈”,創新性地對旅游資源、設施和服務進行重組,多開發以醫療為主要目的的養生保健游、適應老年人興趣與愛好的文化旅游等產品。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吳志才

    華南理工大學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導,華南理工大學廣東旅游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廣東省鄉村振...

  • 趙晉良

    新旅界特約評論員,暨南大學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從事主題公園研究及相關工作12載,現就職于中國旅...

  • 余良兵

    現任永行資本董事總經理,負責消費升級各細分行業的投資。此前曾長期服務于中青旅,曾先后負責投...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中文字幕乱老妇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