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旅大咖說 > 正文

文旅大咖說 | 戴斌:新發展格局與都市旅游三大關系重構

2021-04-01 17:06:30 中國旅游研究院 戴斌

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在首屆上海旅游產業博覽會上發表主旨演講。

4月1日,首屆上海旅游產業博覽會在滬開幕,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應邀出席并做主旨演講,題為“新發展格局與都市旅游三大關系重構”,全文如下:

都市以其廣袤的地理空間、人口規模、經濟體量、創造和輻射能力,在國內市場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也是推動旅游業高質量發展戰略的基礎動能。無論是國內旅游市場復蘇、國際旅游市場振興、旅游產業轉型升級,還是融入國家和區域旅游發展戰略,都必須尊重都市旅游發展的客觀規律,發揮都市在旅游經濟體系中的重要作用。

一、 重構都市旅游的“主人—客人”關系

在都市旅游的情境下,市民是主人,也是游客。在過去的一年里,受新冠疫情影響,加上城鄉居民日趨謹慎的消費心理,有組織的中遠程旅游活動幾乎全面停滯了,旅游經濟進入過去四十年最嚴重的市場蕭條期。盡管如此,與2019年相比,全國仍然保有了49%的旅游人次和38%的旅游消費存量。都市旅游、郊區旅游,以及自駕出行、家庭旅游、品質旅游成為新亮點。受消費心理趨于謹慎的影響,國民出游距離和目的地游憩半徑收縮。2021春節假日期間,游客平均出游半徑為133.9公里,目的地平均游憩半徑盡管同比增長了49.9%,也只有7.6公里。無論是游客人數,還是消費量都在向中心城區聚集,呈現明顯的“熱島效應”。在此背景下,上海春秋的“微旅游”、中旅旅行的“故宮以東”等新產品受到本地市民的追捧。經過一年半甚至更長時間的市場培育,市場就會養成都市旅游和文化休閑的消費習慣,進而改變過去重遠輕近、重景輕文的旅游市場格局。數據和案例表明,本地休閑和近程旅游同樣具有深厚的市場基礎和廣闊的發展前景,并將重塑旅游業的新發展格局。

相對于中遠程旅游和出境游而言,本地游或如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所述:我以為這恰是到了好處——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別有風味的。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牧羊人的可可托海、普吉島的海灘、南極洲的企鵝,還有未來的星際旅行,都是令人向往并值得到訪的。若因為種種原因而不可得,就留下來了解本地的歷史、體驗本地的人文,也是很不錯的選擇。這可以讓游客靜下心來,重新發現身邊的美麗風景和日常的美好生活。需求和市場變化了,必然要牽引供給和產業格局做相應的變革,也會帶來更多面向都市休閑和近程旅游的產品創新和業態創新。值得關注的是,國內旅游市場大循環是以全國統一市場為導向的,任何對本地市場的關注都不能把“引導出境旅游消費回流”導向“某省人游某省”“某市人游某市”“某縣人游某縣”。異地性是旅游的本質規定,從長期來看,旅游還是指向遠方,出國(境)旅游則是國(境)內旅游的必然延伸。

在都市休閑的場景中,游客是客人,也是主人。觀光旅游時代,游客的場景是“機場、車站、港口——旅游巴士——酒店——景區——定點餐飲——定點購物——機場、車站、港口”,外在于市民日常生活的場景。在都市休閑時代,游客廣泛進入城市的公共空間和市民的日常生活場景。公交、地鐵、出租汽車、網約車、共享單車取代了旅游巴士,成為散客出行的首選;博物館、美術館、科技館、圖書館、文化館、文化遺產地等公共文化空間,城市公園、主題樂園、游樂園等市民休閑空間,以及戲劇場、電影院、歌舞廳、電子游戲廳、沉浸式劇本演出等文化娛場所取代了旅游景區,成為休閑游客的好去處;商業綜合體、百貨商店、精品店、私人定制、美容美發美甲、超市、米其林和黑珍珠餐廳、傳統小吃、夜市所構成的商業環境,取代了定點購物和餐飲場所,成為都市休閑客的好去處。城市居民常用的打車、訂餐、支付APP,開始為越來越多的外來游客所使用,加上公寓式酒店、短租公寓和城市民宿等不同于星級酒店的旅游住宿選擇,游客在目的地的生活場景和消費行為越來越具有城市主人的特征。2021年春節期間,廣州市推出的“花城看花、廣州過年”,更是對游客作為城市主人身份的主動迎合。候鳥式養老者、自由職業者和旅行居住者讓三亞、海口、深圳、珠海等城市的季節性旅游者更加具有主人的身份。

主客共享的美好生活新空間,是都市旅游在新發展階段的核心密碼,也是新發展格局中旅游市場要義之所在。適應旅游組織散客化、旅游消費休閑化的新需求,無差別開放從戲劇場到菜市場的市民生活和公共休閑的全部空間,讓游客擁有更多的主人感,是新時代都市旅游發展的新理念。

二、 重構國內旅游的“都市—鄉村”關系

從虹吸、內卷到外溢、開放的動態開放新體系。大眾旅游興起的二十年,改革開放以來旅游業的四十年,以此上溯到近代化以來大歷史視野下的“都市—鄉村”,一個突出的特征就是都市對鄉村旅游消費的虹吸,以及都市圏之間的消費內卷。隨著全面小康社會的建成和城市化進程的加劇,“都市—鄉村”開始從傳統的“客源地—目的地”,走向互為客源地,互為目的地的開放、外溢、融合、共生的新體系。

因勢利導,促進城市之間的旅游往來。“十四五”期間和可以展望的2035年之前,游客在都市之間的平行流動仍將是國內旅游市場的主要特征。長江三角洲、粵港澳大灣區、環渤海、長江中游、成渝、中原等城市群在旅游經濟版圖中會進一步極化 2021年2月8日,黨中央、國務院發布我國第一個綜合立體交通網的中長期規劃綱要,即《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目標是構建70萬公里的交通網線,建設6軸、7廊、8通道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主骨架和100個綜合交通樞紐城市,面向全球的運輸網絡,實現“人享其行,物優其流”的交通強國。支撐全國123出行交通圈,也就是都市區1小時通勤、群市群兩小時通達,主要城市3小時覆蓋。交通網絡的完善將會進一步拉近不同城市客群的心理距離,有效降低城市旅游的時間成本,進一步強化樞紐城市尤其是國際化大都市的旅游目的地、旅游客源地、旅游中轉地的復合地位和綜合角色。從目的地角度說,都市旅游要加快國際化發展進程,有條件的城市如北京、上海、廣州、香港更要成為國際旅游客源和旅游要素的聚集地。

引導市民下鄉,促進鄉村旅游消費升級。從客源地角度而言,要有效引導都市客源向近效和鄉村旅游目的地溢出,以都市旅游的消費升級助力鄉村振興,構建新發展階段的旅游消費新格局。“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鄉村振興戰略落實到旅游領域,僅從消費面著手是不夠的,得有產業發展的頂層設計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自覺意識。城鄉發展不平衡,縣域和鎮域經濟缺乏產業支撐是鄉村振興的主要短板。為解決這一問題,既要吸引城市游客到農村觀光休閑度假,也要吸引資本、技術和人才到鄉下去,形成落地生根、內生驅動的旅游產業體系。從經濟社會發展規律上看,“看得見山,望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鄉村,缺的不是自然風光、地域民俗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等初級資源,而是生產要素、產業生態和高品質的社會生活。只有初級資源,而沒有高效能的生產要素,民宿、鄉創和田園綜合體等業態則無處依托,農民只能從鄉村旅游者的低預算消費中獲得有限收入。只有資本、技術和文化要素的引入,而沒有教育、醫療、文化和快速切換城鄉空間的交通網絡的配套,引進的人才和村里的年輕人就留不下。臺灣地區的經典電影《海角七號》之問,“這么美麗的故土風景,年輕人怎么就不愿意留下來呢?”就無從解起。當然也要避免資本意志過度彰顯的另一個極端,“這片海這么漂亮,我們自己卻看不到,這是為什么?因為有錢人連海都買去了,卻不留一點給我們”。從本質意義上講,鄉村振興還是一個現代化敘事過程,或者說經濟社會發展的現代化是鄉村振興跨不過去的坎兒。

高度重視農村旅游市場培育,并做好農村旅游者進城的各項準備。長期以來,市民是旅游者,農民是接待者,已經成為相對固定的觀念;城市是客源地,鄉村是目的地,則是旅游規劃的空間想像。隨著決勝脫貧攻堅轉向鄉村振興,特別是廣大農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和文化需求的增長,農村和城鎮開始成為出游人數增速快于都市的客源地,農村居民開始成為快速增長的消費主體。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91981億元,同比下降3.9%。其中,城鎮消費品零售額339119億元,同比下降4%;鄉村消費品零售額52862億元,同比下降3.2。8月份以后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恢復正增長,農村消費品零售額月同比增速高于城鎮1-1.5個百分點。依托移動互聯網和新電商平臺的持續發展,縣鄉下沉市場已經可以同步獲得一線城市的消費資訊,并通過現代物流體系和社交平臺獲得一線城市用戶的消費體驗。根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數據,2015—2019年農村居民出游人數從11.90億人次增長到15.35億人次,增長率從4.38%(2016)上升8.1%(2019);同期農村居民出游總花費從6584.2億元增長到9741.9億元,增長率從8.56%(2016)長升到12.1%(2019);同期人均花費從554.2元/人增長到634.7元/人,這是一個存量和增長潛力多么巨大的市場空間啊!值得關注的是,小城鎮和農村居民的旅游休閑資訊的獲取,主要使用綜合電商、拼購電商以及帶有娛樂屬性的短視頻和特賣電商,專業化的旅行服務門店和旅游體驗店幾乎是空白。無論是現有的城鎮超市、農村小賣店、集市、地攤,還是成體系的郵局、供銷社會網點都沒有這個能力,也沒有這方面的意識為鄉下人進城提供專業化的旅游和旅行服務。從現有信息和案例來看,無論農民在鄉下走親訪友,到縣城辦事休閑,還是到都市休閑娛樂,基本處于自發和自助的狀態。

當富裕起來的農村居民到訪都市以后,他們希望找回過去對城市的想像,大白兔奶糖、精美的餐飲和繁華的商場,電影院、戲劇場、博物館等公共文化和休閑場所會成為打卡的地標。他們也希望看到現代化進程中的都市風貌,體驗當代市民的幸福生活。廣州的小蠻腰、上海的東方明珠、北京的中國樽、重慶的兩江夜景,也會構成來自農村的旅游者對現代城市文明的直觀感受。相對于城市居民,新進入旅游場景的新農民,更喜歡繁華與熱鬧,而不是咖啡館、老房子和歷史故事等小眾空間。鄉下的親戚朋友來了,得讓他們感受到“同一座城市,同一樣溫暖”,而不是“熱鬧是他們的,我什么也沒有”。現在的都市旅游規劃和產品主要還是以境內外的城市旅游者對象的,對農村旅游者的市場研究和產品組織幾乎還是空白。對此,都市旅游規劃者、管理和營銷部門要以更加包容的心態,從線路、場景、產品、接待和服務保障方面做好市場擴容的準備。

隨著城市化進程和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構建一個從虹吸到外溢,從內卷到開放的“都市—鄉村”國內旅游市場新體系的時代開始了。中央和地方黨委、政府要在科學研究和數據分析的基礎上,統籌推進“城里人下鄉,鄉下人進城”的客源流動,不斷鞏固和擴大國內市場大循環的客源基礎。

三、 重構國際旅游的“中國—世界”關系

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以后,全面開啟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征程的中國,必然會將振興入境旅游放在一個更加重要的位置上來,并為之采取更加切實有效的政策、技術和市場措施。在此進程中,都市必然也能夠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中國不再是外在于世界的邊緣想像,而是正在步入世界舞臺的中心存在。在傳統的世界政治經濟版圖和旅游敘事體系中,世界是西方的世界、是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的世界,中國則是西方世界的東方想像,是作為第一、第二世界之外的第三世界而存在。今天的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全面控制疫情并取得經濟增長的國家,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開啟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征程的國家。西方世界和第一、第二世界的游客到訪問中國,不僅要游覽從黃山到黃河,山川秀美的中國,感受從詩經到紅樓,風雅多姿的中國,也要看見一個飽經滄桑又自強不息的中國,文化繁榮和人民幸福的中國。長江三角洲、粵港澳大灣區、環渤海、長江中游、中原等城市群,正是當代中國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的完美詮釋。經由一座座現代化大都市,中國以現代、活力和時尚的全新形象融入當代世界,成為推動世界和平與發展的重要力量和全球化敘事體系的有機組成,世界開始以平等的姿態與中國對話。重新建構的國家形象讓中國不僅是觀光旅游目的地,還將是休閑度假、研學獎勵、商務會展等新型旅游目的地和世界旅游消費中心。

世界不僅僅有歐盟、北美、日韓、澳新等發達國家的旅游消費中心,還有現代化的中國在吸引“一帶一路”和世界各地的休閑度假游客。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是我國入境旅游的黃金時期,游客訪問的是長城、故宮、黃山、兵馬俑和桂林山水,吃的是全聚德烤鴨、南翔小籠包,買的是古玩、字畫、絲綢和瓷器。二十一世紀前二十年是中國出境旅游的黃金時期,游客訪問的是東京、首爾、香港、臺北、新加坡、紐約、巴黎、倫敦、法蘭克福、悉尼等國際大都市,購買的是高端大牌的紅酒、手表、箱包、服裝、香水、化妝品,以及智能手機等電子產品,以至于被稱之為“行走的錢包”。今天的入境旅游者會在上海這樣的國際化大都市光顧米其林餐廳、逛迪士尼樂園和外灘、住華爾道夫和寶格麗這樣的奢華酒店,會去聽彩虹室內合唱團的音樂會,也會去購買華為手機、大疆無人機和各種高性價比的商品。都市代表中國展示給世界的不再是A級旅游景區,而是世界旅游度假區,是風景之上的美好生活。作為世界旅游客源地的都市,展現在世界面前的游客形象開始變得知性、文明而從容。

民族復興和人民幸福的“中國夢”,必將成為入境旅游新動能,必將成為世界旅游市場振興和繁榮發展的關鍵力量。上海、北京、香港、廣州、深圳、重慶、成都、武漢等國際化大都市,必將在重構國際旅游新發展格局的“中國—世界”關系中扮演關鍵角色,發揮積極作用。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吳志才

    華南理工大學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導,華南理工大學廣東旅游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廣東省鄉村振...

  • 趙晉良

    新旅界特約評論員,暨南大學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從事主題公園研究及相關工作12載,現就職于中國旅...

  • 余良兵

    現任永行資本董事總經理,負責消費升級各細分行業的投資。此前曾長期服務于中青旅,曾先后負責投...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中文字幕乱老妇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