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分銷 > 正文

科技向善,久久為功,“數字化”如何為文博開拓新邊疆?

2021-09-14 10:31:11 新旅界 宋祎林

帶著“科技”和“流量”的光環,喚醒沉睡千年的文化遺產。

熟悉互聯網行業的朋友都知道“科技向善”的來由,2018年1月20日,騰訊研究院在北京751D·park舉辦T-Meet 大會,正式啟動了Tech for Social Good(科技向善)項目。2018年4月,騰訊集團副總裁程武表示,泛娛樂升級為新文創的5大核心點:“價值標準、文化合作、升級體驗、探索科技、保持耐心”。從此騰訊和阿里分道揚鑣,騰訊選擇潛龍在淵深耕內容,阿里選擇飛天在龍吞云吐霧。

\

自2016年首次牽手故宮至今,騰訊這家互聯網巨頭已先后牽手故宮博物院、敦煌研究院、秦始黃帝陵博物院、三星堆博物館等多座博物館。

至于互聯網巨頭盯上博物館,還得先望外看,早在2011年谷歌的文化藝術項目Google Arts & Culture上線了,把全球1000+博物館搬到了線上,通過互聯網技術,打破了時空界限、建造了一個個神奇的存在。文博數字化全球先鋒實至名歸。至此,久在深閨的殿堂藝術被科技重新定義了

為什么一定是博物館?這個問題我思忖良久。文博主體有三大主要職責:一是保護修復、二是運營管理、三是展示教育。但是我國有可移動文物超過1億多件,不可移動文物70多萬處,非物質文化遺產3000多項,古籍上千萬冊,博物館5000多家。年久失修、無力保護的文物千千萬。博物館和文化遺產管理主體最頭疼的事無非是保護經費有限、年輕人不買賬、創收變現十分困難。

過去十幾年,互聯網風起云涌,所向披靡。但披著“古老”神秘外衣的博物館總顯得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在IP崛起、內容為王的時代,互聯網巨頭看了一眼大師兄Google Arts & Culture的各種操作,毅然決然把目光投向了中國最大的IP寶藏“文博圈”。于是他們帶著“科技”和“流量”的光環,喚醒了沉睡千年的文化遺產。

圈跨的有點大,該怎么入局?那必然是以己之長攻他人之短,且看騰訊這些年在文博圈都做了哪些大事(下圖)。

\

歸納總結騰訊“科技+文化”業務主要有以下幾類:

一是文物、文化遺產、建筑物、景區等的數字化業務(主要是三維數據采集)。將實體文物轉化為高清360°乃至720°數字化文物。這是構建數字博物館的基石、也是新文創IP的源泉。比如故宮數字文物庫和數字故宮、以及敦煌重要石窟及壁畫的數字化是博物館上線的基礎。這一項經常是和線上數字博物館一起完成的。可以說完成這項工作,這個博物館擁有了一種新資產和生產要素——數字文化資產(數據資產)。

\

敦煌數據采集

第二類業務是線上數字博物館的建設。線上數字博物館的建設主要是WEB和手機端的數字博物館小程序、APP、以及各種數字展覽等內容。比如數字故宮、故宮數字文物庫、全景故宮、云游敦煌、秦始皇陵智慧導覽小程序、文化云、互動小游戲等各種形式都屬于數字博物館的體系范疇。

\

敦煌各種小程序

第三類業務是文博智慧大腦及智慧文博運營服務體系的建設。智慧文博大腦是智慧城市大腦中的一部分,智慧文博運營服務體系有點類似企業數字化轉型,主要用于運營管理等工作,3G和4G時代用的主要是信息化系統。數字化和信息化是有巨大的差異的。未來5G時代、結合物聯網、人工智能、云計算、區塊鏈、MR等技術,未來的智慧博物館將是博物館的數字孿生智慧體。關于這一部分涉及太多IT內容,暫且按下不表。

第四類才是真正的“新文創”業務,也就是“內容創作”+“流量變現”的部分。這就是互聯網巨頭的威力所在了,流量入口×UGC(用戶生成內容)×IP跨界融合擁有了文博變現的能力。可謂是戳到了傳統文博人的心酸處。“數字文博+”這種新文創形式,可以無所不+,游戲、動漫、會展、音樂、小說、影視、教育、美食、短視頻......因為是UGC的時代,文物IP的價值被指數倍放大。至此,數字文博的新文創生態圈形成了,并且可以無限放大,無限融合。

\

《王者榮耀》敦煌飛天皮膚

\

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敦煌點燈祈

第五類業務則是文博行業的核心使命“考古、文物保護和修復”。如果說上邊的業務是錦上添花,那么這類業務便是雪中送炭了。這是文博行業的深水作業區。2021年,騰訊與敦煌研究院共同簽署新三年戰略合作協議,助力敦煌文物深度數字化保護。預示著騰訊和文博領域的合作正式進入了深水區。

\

壁畫病蟲害檢測

第六類業務是通向元宇宙的數字資產交易和金融板塊。2021年9月9日,敦煌研究院聯合騰訊發布文博領域首個公益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限量9999份。當天,用戶在「云游敦煌」小程序參與敦煌文化問答互動,即有機會獲得敦煌“數字供養人”典藏版NFT(Non-Fungibal Token)非同質化代幣,帶有莫高窟第156窟的全景數字卡片。

科技日新月異,數字化轉型是國家戰略,幾乎覆蓋全行業全領域。文化產業數字化轉型的真正繁榮必須建立在“數字資產產權、版權和交易”的可行性下。此時,國家文化產業的新基建也明確了。

2020年5月中宣部文改辦下發了《關于做好國家文化大數據體系建設工作通知》。根據中國經濟網報道,建設國家文化大數據體系是一項全新工作,這個大體系當中要有成百上千條生產線,有成千上萬家企業,有上千萬生產者和上億消費者,最后打造出一個萬億級規模的新產業。

作者簡介

宋祎林:北京天成易合科技有限公司數字文化研究員。曾任新奧集團潿洲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北京城建集團云蒙山投資發展公司部長,北京大地風景文旅集團分院院長。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吳志才

    華南理工大學旅游管理系教授,博導,華南理工大學廣東旅游戰略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廣東省鄉村振...

  • 趙晉良

    新旅界特約評論員,暨南大學旅游管理專業畢業,從事主題公園研究及相關工作12載,現就職于中國旅...

  • 余良兵

    現任永行資本董事總經理,負責消費升級各細分行業的投資。此前曾長期服務于中青旅,曾先后負責投...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中文字幕乱老妇女视频